致敬李乐伟教授:那个执着的“格林函数人”

2015-08-20 来源:千人智库作者:许苏 我要评论(0) 字号:

致敬李乐伟教授:那个执着的“格林函数人”

“对格林函数的探索,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了很多的成果,剩下的全是硬骨头,我希望再用十年的时间来继续探讨并完善它。”数年前,一位科学家曾如此热忱满满地阐述自己的科研理想。遗憾的是,十年之期未至,这名科学家却抱憾离世了。他就是国际知名电磁学家、享誉国际的“格林函数人”李乐伟教授。李乐伟教授是国家首批“千人计划”入选者、新加坡国立大学终身教授、美国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Fellow、美国电磁科学院Fellow。2015年5月22日,李乐伟教授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54岁。

李乐伟教授生前曾长期致力于电磁场理论、天线与微波技术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创新性和开拓性的研究成果:从理论上根本解决了椭球波函数的精确计算问题;出版学术专著3部;在Optics Express, Physical Review B/E, IEEE Trans等国际著名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曾任诸多电磁学相关领域权威期刊的副主编或编委,包括美国地球物理学联盟《无线电科学学报》以及美国《国际天线与传播学报》副主编等职务、美国空军进行异向介质研究的9位独立科学家之一(他是唯一的一位外国人)……这一系列卓越成就的背后,是李乐伟教授多年孜孜不倦的探索。如今,他溘然长逝,留下未尽的事业,令人唏嘘不已。《千人》杂志特此撰文回顾李乐伟教授的一生,表达对这位科学家的沉痛哀思。

趣闻轶事:和美国空军不打不相识

谈到李乐伟教授,就不得不提他和美国空军的那一段传奇经历。

2006年初,李乐伟教授与其博士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开始了一项内容为“对美国空军的F117隐形战斗机进行仿真测试”的课题研究。始料未及的是,因为这个课题,李乐伟教授与大名鼎鼎的美国空军“干了一仗”。众所周知,F117隐形战斗机是美国空军的隐身攻击机,也是世界上第一种可正式作战的隐身战斗机。作为隐形战斗机的鼻祖,美国空军对F117项目相当保密,据估计,美国空军在F117项目上所花的保密费用相当于二次大战时原子弹计划保密费的10~15%。

在完全没有得到军方的资助下,李乐伟教授和他所带的博士后当时只利用自己拥有的资料对F117进行了仿真测试,并对F117缩比模型在紧缩场内进行实际测量,其结果与美国军方的测试结果吻合得非常好。这一结果意味着,如果美国的敌对国掌握了李乐伟教授的这些数据,他们就很可能据此对F117的后续机型F22进行仿真实验,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美国空军的F22隐形战斗机将在敌人的雷达里面“纤毫毕现”,再无隐身可言。一旦论文发表,对美国空军来说,无疑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事实上,李乐伟教授的这篇论文并没有发表。原来,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审稿人在审阅李乐伟教授的论文之后,感觉兹事体大,就把论文转给了美国空军,后者则通过新加坡国防部、新加坡国立大学找到了李乐伟教授。就这样,李乐伟教授和美国空军“不打不相识”,结下了不解之缘。

机会总是为有实力的人准备的。由于对负折射材料以及其他复合材料中的电磁场极化特性、散射特性以及吸收特性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取得了较大贡献和突出成就,2006年中旬,专注于物色、搜集世界各领域出色人才的美国空军驻东京办事处,再一次拨通了李乐伟教授的电话,正式邀请他参加美国空军的项目。在经过与加州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顶尖名校的教授的PK后,李乐伟教授成为美国空军进行异向介质研究的9位独立科学家之一,并且李乐伟教授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外国人(非美国公民)。

然而这一段传奇经历只是李乐伟教授科研生涯中的一个小的篇章。翻看他的学术著作,我们不难发现,不管是基础还是应用,不管是在电磁场理论、天线还是微波技术领域,李乐伟教授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格林函数人”的理想:勇攀科学高峰

少年时期的李乐伟教授在学业上可谓一帆风顺。1980年,李乐伟教授获得了江苏省高中生数学竞赛第一名、物理竞赛第二名的好成绩。以至于他的老师们都笑着问:“你是想去清华大学,还是北京大学?”然而,上帝仿佛跟他开了一个玩笑,高考放榜时,他竟然只过了本科线!

考场上的挥洒自如和惨淡的分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一时间让李乐伟教授难以接受。最终,李乐伟教授跨进了徐州师范大学的大门,踏踏实实地读书,四年之后顺利考取硕士研究生,到中国电波传播研究所攻读电子工程硕士学位,1992年又获得澳大利亚莫那什大学电机与电脑系统工程系电气工程博士学位。

后来回忆起高考的失利,李乐伟教授显得坦然许多:那年4月的数学竞赛第一名物理竞赛第二名,让我飘飘然,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高考前三个月,我根本就没有认真复习,才最终“败走麦城”,事后想来,那一跤摔得正及时,让我明白了做事、做人就该踏踏实实的。凭借着这份踏实,李乐伟教授在科研路上越走越宽阔。

在科学这座高峰面前,李乐伟教授生前力克艰难险阻,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成就。1995年,他作为第一受奖人获中国电子工业部部级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996年,作为第一受奖人获中国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同年在法国里尔市获国际无线电联盟青年科学家奖。先后当选为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Fellow,美国电磁科学院Fellow。2014年,他从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手中接过了中国政府“友谊奖”的证书。中国政府“友谊奖”设立于1991年,是为了表彰在中国现代化建设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而设立的最高荣誉奖项,基本上是授予在华工作的外国人,很少授予华人。获得这一奖项,足以见得国家对于李乐伟教授在学术上的肯定和赞誉。

李乐伟教授取得的诸多成就均与格林函数这一名词挂钩。格林函数是积分方程方法的重要核心,是电磁理论与计算电磁学的重要工具,而更为重要的是,格林函数的快速计算形式把计算电磁学推向一个高度。早在攻读硕士学位之时,李乐伟教授就显示出格林函数的极大兴趣,并开始着手研究。当时面临的困难很多,限于条件,李乐伟教授能找到的资料很少,国际学界最新的成果,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拿到,但是他始终坚持不懈,而这一坚持,就是25年。

不懈的努力,让他在生前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也赢得了学界的尊重,由于从理论上导出了各种电磁结构和材料中的电磁场并矢格林函数,李乐伟教授在国际电磁理论界得到了学术界同行的普遍认可,被誉为“格林函数人”。这一称号是对李乐伟教授多年潜心研究最大的肯定。  

教书育人:青年是国家的未来

与大多数留学海归一样,虽然身在海外,李乐伟教授却常怀桑梓之情,2009年他选择回国,为国内电磁学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2010年3月8日,在电子科大主楼会议室的签约仪式上,李乐伟教授被正式聘请为该校电工学院的教授。

谈到和电子科大的渊源,李乐伟教授生前坦言:“电子科大是中国电子类院校的排头兵,学校的电磁场研究更是走在全国前列,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电子科大,但是我在读硕士、博士期间,都有幸得到过中科院院士、电子科大教授林为干先生的帮助和支持,这也是我为什么放弃长三角的高校而选择电子科大的一个因素。到这里来,我就想做一些事情。”

签约仪式之后,李乐伟教授马上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工作。按照规划,他将在电子科大建立跨学院跨学科的电磁学研究所,计划将在理论与计算电磁学、微波、毫米波射频电路与器件、天线与传播、电磁兼容和电磁复合材料、生物电磁学与医学应用、纳米电磁学与生物应用等6个方向上利用学校优势,促进学科交叉,提升学校在相关研究领域的影响力。同时,开始大力培养青年教师和博士生,希望能尽快培养出几名优秀的博士生。

除却科学家身份,李乐伟教授笑称他自己本质上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培养年轻教师和优秀博士生,是他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台湾的半导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是一片空白,但是在大力引进人才之后,短短的二十年,就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所以说人才是发展的核心力量。”生前,李乐伟教授谈及人才培养时,如是说。育人不易,培养科研精神是关键。在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李乐伟教授深有体会。他曾提到了三名学生。一名来自国内某名校、自我感觉良好,但在经过一年的学习后科研成绩却不及从越南胡志明理工大学毕业的起初并不被看好的学生。究其根本在于名校出身的那名学生做科研不够踏实、显得很浮躁,缺乏科研精神。另有一名本科四年级的学生,在李乐伟教授的指导下,不怕难不怕苦,历经一年的锤炼,发表了两篇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论文,比同时期进入李乐伟教授团队的博士生表现得更优秀。同样是一年的时间,结果却大相径庭,在李乐伟教授看来,做科研,勤奋比天才更重要。他曾举例:麻省理工学院的科研楼,灯光会亮到深夜两三点钟,在实验室做科研的学生,刻苦一致于斯。生前他曾多次表示,希望自己的学生乃至所有的科研人员都能学习这种精神。

“我希望我们的学生具备两种品质:一是精神上要务实,踏踏实实,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投机取巧;二是行动上要刻苦勤奋,不畏艰难困苦。”

编者按

1961年出生的李乐伟教授属相为牛,踏实、勤恳是李乐伟教授身上最珍贵的品质,而执着进取也是李乐伟教授奉行一生的准则。李乐伟教授短暂而精彩的一生好比一场旅行,五十知天命,于风景绝佳处却赫然而止,令人叹惋。但是我们愿意相信,在科研的道路上李乐伟教授早已撷取了最美的风光于心头,并乐此不疲。雄关漫道真如铁,追求真理之路永无止境,我们将长久缅怀李乐伟教授的科研精神,期望在一代一代人的努力下中国的科研实力能屹立高峰。(编辑/李艳琴)

微波射频行业人士 | 相聚在这里
【10大细分领域的微信技术交流群】
订阅微信公众号
订阅微信公众号
加群管理员为好友
加群管理员为好友

更多信息,进入学术科研专栏

主题阅读: 李乐伟  电磁学

猜您关注